来台读书变劳工 印尼生哽咽:每天都回宿舍哭

国内 图片

  原标题:来台读书变劳工 印尼生哽咽:每天都回宿舍哭

  台当局“教育部”去年推动“新南向国际产学专班”,明定第一年不能实习。根据调查,醒吾科技大学涉通过中介招生,30名不到20岁的印尼籍学生,去年10月中来台就读醒吾资讯管理系产学合作国际专班,校方竟让这群大一生到位于新竹的优你康光学公司实习。印尼学生硬咽地说“很失望”,实习内容跟上学的完全无关,工作时跟组长因语言问题无法沟通,经常被骂,“每天都回宿舍哭”。

  据台湾《联合报》12月27日报道,台湾地区康宁大学近期爆出违法招收外籍学生,多名斯里兰卡籍学生沦为工厂黑工,该事件传回斯里兰卡,重创台湾高教形象。日前台“教育部”一再强调,康宁只是“个案”,且并非“新南向国际产学专班”。

  然而,根据“立委”柯志恩深入调查进而掌握的消息,醒吾科大资讯管理系新南向国际产学专班的印尼学生,去年10月来台,11月20日,25名大一学生就到新竹的优你康光学公司实习。

  据了解,当初是醒吾科大资管系教师、中介公司到印尼招生,印尼的政府官员陪同,期间中介印尼学生来台的公司,还有跟国内其他大学合作。

  这群印尼学生,每周日至周三到工厂实习,一周实习4天,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7点半,中间休息两小时;周四、周五在学校上课。早上8点20分上课,下午4、5点下课;周六休假。

  摊开课程总表,2017学年度并没有“企业实习”这堂课,课程内容只有商用英语等通识必修,以及企业概论、资讯处理等专业必修。但实际上,这些学生大一时就已经到企业实习。

  这批学生目前住在新竹宝山、公司附近的宿舍。若是遇到要去学校上课时,当天必须早上6点45分搭车,从新竹宝山搭车到林口的学校上课,车程约一小时。

  谈到实习状况,19岁的印尼学生Sun(化名)说,每人被分配到不同组别,负责“包装”的,每个人一小时要贴3千个标签,没达标会被骂;有些人负责机台,必须一直站着工作。有人为了“赶进度”,还因此不敢喝水。

  “我们不可以不上班,他们叫我们一定要上班。”Sun说,有些组长规定不能请假,如果临时请假或旷职,就会被扣钱,例如“减少住宿费补助”等。因为组长都是说中文,双方无法完整沟通,很多学生觉得压力大,也很委屈,“每天都回宿舍哭。”

  Sun说,公司里的人会跟他们说:在公司,你们不是学生,而是劳工。但她也说,有些组长人比较好,但有些真的很凶。

  “感觉学校一直在‘帮’公司欺负我们。”另一名印尼学生Encop(化名)说,他们向学校老师反映工作情况后,老师去跟工厂主管讲,主管再骂组长,组长又回头骂他们,学校甚至跟他们说,如果不在这间公司工作,就会要求他们回印尼,让他们无所适从。学校老师也没有照顾他们的权益。

  “工作很辛苦、不开心,心又很累”,Sun说,当初会想来台湾,是因为想要学习专业和学中文,同时得到工作经验、存点钱,回国比较好找工作。“现在感觉乱七八糟、很失望”,实习内容跟资讯管理完全不相关,在学校上专业科目时,也几乎都听不懂,因为有太多专有名词。老师上课讲中文,会带一点英文。

  Sun硬咽地说,我不要回印尼,不想让妈妈伤心。她说,很多同学、包括她自己,家人当初都是借钱让他们来台读书,如果现在回去,就会负债累累,没有未来。

  学生透露,台“教育部”曾经到校查访,但老师提醒他们“不能讲不好的”。陷于恐惧中的他们,也只能忍耐。现在每个人都很想转学,虽然现在的收入对他们来说很不错,但他们还是想要好好读书。

  原本整班有30个学生,两个人受不了工作太累,回印尼了,另外三个已经转学。

责任编辑:闫宏亮

来源:新浪网